加尔文五要义分析

加尔文主义的神学主要有这五个要点: 第一,人类完全堕落/无能 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非信徒完全没有能力做出任何好行为。也通常由此推论人在自己一开始的得救上没有任何参与,也没有能力参与,没有能力选择来相信神。因为信心是好的,而好的东西只能来自神,所以我们要有信心除非神动工,在人得救的那一刻,神赐给那个人信心来相信,相当于是神使这个人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 分析: 我们先讨论行善的能力这个主题。这教义正确的一面在于强调了”人人有罪“(罗3:23),”时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义人,世上实在没有(传7:20)“,”没有义人,没有行义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10,赛64:6)。罪人在开始得到救恩以先,不能像神这样从一颗完全公义圣洁的心行出善来,即动机和行为完全善良纯全。但圣经对于善和好的理解是有更多层次的,而不是这么简单的非黑即白。如在实际应用中,非信徒会理解为,在你们眼里,只要没有接受救恩,一个人的行为或好或坏,在神那里是没有差别的,或者他们就没有一点能力真心真意做一件好事(做出来的好事也都是含着不好的企图)。保罗说,没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顺着本性(良心)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罗2:14)。即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当然,这并不改变一个人是罪人的事实,只要不是像基督的完全人,只要有”亏缺神荣耀“的方面,他就是罪人。再者,同样在非信徒中,人犯罪的程度也有差别。一个不负责任,到处伤害人的非信徒,和一个时常帮助人的非信徒,神很明显地注意到是不同的(连人都注意到了)。神观察到甚至更细微,更深层的,任意妄为的罪比无心的罪更恶,谋杀和偷盗当然也和不洁的思想得罪神程度不一样。神注意到各个层面。正如使徒行传,记载了还没信主的哥尼流行善的例子(徒10:2),他的周济和祷告到达到了神那里,神特别派天使来告诉他如何真正得到神的义!神也没有说,”注意,你所行的善都是没意义的,都不算数,或按照这个理论你也行不出来。“神注意到他常常行善的生活。但即使是这样一个相对的好人,他还是没有办法完全从神圣洁和爱的内在来行每件事,以至内心和行为完全圣洁,他所做的也许是一个没有上帝生命的人所能行出的最好状态了。所以,神又差遣彼得向他全家说明福音。 第二,有一些加尔文主义者把最初接受救恩这个行为也算作善行,所以认为一个人无法做出决定来接受救恩,而是神给他作的决定。诚然,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弗2:8),是神做了这个施救的行为,即这里说的恩,而”因着信“是这个人作出的决定,并不是神”强迫“这人作的。这就像一个将要淹死的人抓住救生艇的行为。这能被归为是善行吗?不,这只是一个人要得救的必要步骤。行义的是这个救人的人。而这个抓住绳子的行动是由那人自己作决定发出的,并不是开救艇的人造成的。是谁施行了拯救?是开救艇的人。而这个拯救行动是在落水方的做出”愿意被救“的决定下完成的。从另外一个角度,也可以用反证的方法:如果不信主的人完全没有能力选择,即无法真正行使自由选择权,那么一个人得救不得救就完全是神的责任了!即那些最后下地狱的人,都是神的决定,人反而是无辜的了。罗3:4,那这样,神还如何能公义地审判人呢?因为人行恶是不得以的,因为他们无法选择行善。 到这里,这第一条教义就结束了,因为它只涉及到因信称义的范畴,即人如何一开始重生得救,成为基督徒。但这一要义常常直接或间接地被应用到对成圣的教导。矛盾的是,改革宗的神学整个重心都在因信称义,所以对于成圣和得荣耀其实并没有理论支持。往往持有改革宗教义的信徒1)或认为只要在因信称义这点上达成一致,其他的地方如何解经可以给更多空间,2)或把这些教义也自动地应用在成圣的教导上。我们这里主要讨论第二种情况。当把人的完全无能为力应用在成圣的理论上时,就演变成了”一个人成长都是神的作为,和个人选择和努力完全无关,因为人已经完全无能为力了么“。因为人若已经完全败坏,还能在成长过程中做什么好的,来有益于成圣的过程呢?那么,整个成圣的过程就是神独自”拖着“信徒的过程,最后怎么具体能进步的,怎么得荣耀的,也不知道,反正是很神秘的过程,并且(根据这样的理论)也不重要,反正神已经应许了一定能达成目的地。然后会断章取义地引用腓立比书1:6。一有人为的努力,就被说成是靠行为,靠肉体,律法主义。 但关于成圣的信息却占了新约圣经大部分的篇幅,无论是对此不管不顾的第一种作法,或第二种的”都是神,不是我们“的观点,都可以从新约中找出大量经文证明使徒的看法与此不同。新约的观点是人和神都必须在这个过程中付出100%的努力,同负一轭,才会有腓立比书1:6应许的实现。观察上下文,就可以发现保罗是在腓立比教会什么样的光景下说这句话的,“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你们是同心合意地兴旺福音”,于是保罗说,照这样“跑”下去,“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可见,我们的责任是顺服圣灵动工的方向去努力,神的工作是在我们心里动工,在环境上动工,促成我们的成圣。好比两头牛同负一轭,共同做工的场景。我们的恐惧战兢地做成得救的功夫,和圣灵在信徒里做的工,缺一不可。任何一方“罢工”,都不能使目的达成。(更多相关经文可从《完整的救赎》资料中找到。)在这个方面,改革宗的学者往往会拒绝承认我们人能做任何事来使我们离成圣的目标更近。结果是大大阻碍了基督徒的成长(可以看看为什么往往在教会里对信仰火热的信徒是少数,不冷不热,毫不惧怕神标准的信徒成了大多数,就知道了。可以想象大多数人的救恩观是怎么样的。在成圣的教导这一块,可以对比罗马天主教的观点,改革宗的观点和使徒们的观点。罗马天主教,错在努力的方向,不往基督所开辟的救恩之路上努力,而是在自己遵行律法的道路上努力。而宗教改革后,努力的方向是改对了,但却干脆说不要努力。而新约的救恩观是靠基督的恩典努力,腓3:8-15)。 退一步来讲,神救我们不就是为了恢复我们因为犯罪离开神而失去的吗?即人在许多层面的无能为力,如人的无法真正一直行善,无法拥有完全良善的动机(前面已经提及,人仍保有自由意志和良心)。当人领受新生命后,难道人的这种不完全的”无能为力“还是没有改变吗,那神到底救了人什么? 第二、无条件拣选 什么意思: 这个教义的意思是神拣选人的旨意是不以人的条件为转移的,在人出生之前已经决定。没有什么条件,人需要去满足,才够资格被拣选。 分析: 是的,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或有什么特殊特质,让神看重我们,拣选了我们。神爱每一个人,愿意拣选每一个人,那些愿意悔改的,就接受了神的拣选,而被选中。然而神又是超越时间的,他起初就知道谁以后会悔改接受他,谁会拒绝他,以至于选不上。(这条教义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当和其他条一起使用时,才产生问题) 第三、基督救赎只限于选民 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救赎只是为这些被拣选的人预备的。既然神是全知全能的,也知道他预先拣选了谁,神没有理由浪费宝血在不会得救的人身上。 分析: 这条教义并不符合圣经。如约 3:16 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世人),但结果是“叫一切信他的”得救。这句经文说神把他的独生子赐给所有人,但只有接受他的人得救。还有林后5:14-15,一人既替众人死。基督为众人的罪代付了赎价,只是有一些拒绝。他也为这些他知道以后会拒绝他的人死,他的爱就更显得大,因他恩待忘恩的人(太5:45)。 第四、不可抗拒的恩典 什么意思: 意思是当神选择要对谁施恩(要谁信主),这个恩典是不可抗拒的,那个人不能拒绝,必须相信。这是因为他们认为人是完全无能为力,包括做出某样选择,所以他们也无法以任何形式参与自己的救恩。所以完全是神把人从罪中“拽”出来,让他们相信。又因为神的无条件拣选,所以一个人得救,一定是仅仅因为神要伸手救他,并是神给了他信心,让他不得不信。 分析: 圣经强调神渴望所有人得救,提前2:4,彼后3:9。所以,如果是只由神来决定谁可以得救,没有人参与的份,那所有的人都应该可以得救。或者说人下地狱是神的错。他们对于这个质疑的回答往往是就是需要一些人不得救,来彰显神的愤怒,让得救的人看到不顺服神的可怕。这个回答并不能解决问题。圣经指出人拒绝神是出于他们玩梗不化的心(徒7:51)。相反,神的恩典是礼物,人可以做出选择要或不要,他也给了人自由选择的能力。不然,神为什么不在一开始造人时,就不给亚当夏娃选择的能力和可能? 第五、圣徒永蒙保守 什么意思: 只要一个人一开始成为信徒,神就会保证他最后进天堂。强调神保守我们,是最终对我们的成长和救恩负责的。 …